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集萃药康卖老鼠赚钱南大为大客户 IPO拟募资超3年营收

发布日期:2022-03-06 02:56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江苏集萃药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萃药康”)将于12月24日首发上会,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保荐代表人为季李华、洪捷超。集萃药康此次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5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具体以中国证监会实际注册数量为准;本次发行全部为新股发行,不安排股东公开发售股份。

  集萃药康是一家专业从事实验动物小鼠模型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系亚洲小鼠突变和资源联盟企业成员以及科技部认定的国家遗传工程小鼠资源库共建单位。

  集萃药康此次拟募集资金8.20亿元,其中,6.00亿元用于模式动物小鼠研发繁育一体化基地建设项目,2.20亿元用于真实世界动物模型研发及转化平台建设项目。

  集萃药康拟募集资金超公司三年营业收入,公司2018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之和为5.08亿元,也超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2.62亿元的3倍。2018年至2021年1-6月,集萃药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329.06万元、1.93亿元、2.62亿元、1.7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02.27万元、3474.42万元、7643.35万元、4634.14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039.67万元、3372.52万元、6646.04万元、3826.9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341.37万元、6512.26万元、1.30亿元、1047.23万元。

  据IPO日报报道,在申报稿中,集萃药康将自己的主要业务定位为“实验动物小鼠模型销售”,主要从事实验动物小鼠模型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通俗点来说,公司是一家靠卖老鼠赚钱的公司。

  据和讯网,集萃药康与南京大学关系非常紧密,事实上,集萃药康几乎可以说是依靠南京大学转让的2612个小鼠品系及相关知识产权起家。不仅如此,集萃药康还事实上承接了生物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及客户资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高翔毕业于南京大学,2000年起担任南京大学教授,任职期间先后参与组建并运营南京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和生物研究院,并曾担任所长、院长职务。对此,集萃药康在招股书中表示,上述资产对公司初期快速发展起了重要促进作用,公司与南京大学及所管理的相关单位在人员、业务等方面具有一定历史传承关系。

  2019年8月,集萃药康还与南京大学达成合作,共同承担小鼠资源库的资源保存、供应、开发等任务。南京大学在2019年度、2020年度均位列集萃药康前三大客户。2019年,南京大学为集萃药康第二大客户,销售额894.16万元,占比4.64%。2020年,南京大学为其第三大客户,销售额增长至1060.77万元,占比4.05%。

  此外,据集萃药康2021年12月17日招股书上会稿显示,2021年1-6月,南京大学为公司第三大客户,销售额为646.09万元,占比3.62%。

  集萃药康2021年12月17日披露的招股书上会稿显示,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南京老岩,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南京老岩持有公司56.0603%的股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高翔,报告期内,高翔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以及控股股东南京老岩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高翔通过控股股东南京老岩(持有公司56.0603%的股份)以及南京溪岩(持有公司0.6403%的股份)、南京谷岩(持有公司0.3464%的股份)、南京星岩(持有公司0.1944%的股份)间接合计持有公司38.0497%的股份。此外,高翔还担任南京老岩、南京溪岩、南京星岩和南京谷岩的执行事务合伙人。综上,高翔间接合计持有公司38.0497%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57.2414%的股份表决权,对发行人股东大会、董事会涉及的经营方针、重大决策和主要管理层选聘等事项具有重大影响力,香港九龙高手坛白骨精超准4肖!对发行人日常管理与经营具有决策控制力。

  集萃药康此次拟募集资金8.20亿元,其中,6.00亿元用于模式动物小鼠研发繁育一体化基地建设项目,2.20亿元用于真实世界动物模型研发及转化平台建设项目。

  2018年至2021年1-6月,集萃药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329.06万元、1.93亿元、2.62亿元、1.7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02.27万元、3474.42万元、7643.35万元、4634.14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039.67万元、3372.52万元、6646.04万元、3826.9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341.37万元、6512.26万元、1.30亿元、1047.23万元。

  集萃药康招股书显示,公司2018年至2021年1-6月未发生股利分配情况。

  2021年1-9月,集萃药康营业收入为2.80亿元,较2020年1-9月增长56.3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541.64万元,较2020年1-9月增长119.4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0.72万元,较2020年1-9月增长19.65%。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据了解,集萃药康成立于2017年12月,是一家专业从事实验动物小鼠模型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小鼠是继人类之后第二种完成全基因组测序的哺乳动物,其基因组与人类高度同源,生理生化及生长发育的调控机理和人类基本一致,同时具有繁殖能力强、世代周期短、饲养成本低等特点,系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实验动物。

  集萃药康主要通过转基因、ES打靶、CRISPR/Cas9等基因编辑常用技术,开发出免疫缺陷小鼠模型、人源化小鼠模型、疾病小鼠模型等客户需求大、标准化程度高、实践使用多的小鼠品系。简单来说,集萃药康所养殖、销售的并非普通老鼠,而是经基因编辑后用于特定实验的老鼠。

  集萃药康也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强调,在基因工程小鼠模型构建方面,公司通过优化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基本消除脱靶效应并提升了同源重组效率,并称其具有“制作通量高、时间周期短、开发成本低”等优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CRISPR/Cas9由于其高通量且多样化的优势,目前已成为运用最广泛的基因编辑技术之一,其发明人也因这一成就获得了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通过这一技术,科学家们可以实现在基因组的特定位置敲除或添加目标DNA序列的目的,因此CRISPR/Cas9技术又被称为“基因魔剪”。

  CRISPR/Cas9固然是一项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技术,但问题在于CRISPR/Cas9技术在真核系统方面的应用率先由Broad取得专利,目前对全球科研机构免费,对商业机构收费;集萃药康虽然于2020年9月与Broad签署专利许可协议,获得了相关基因编辑技术专利在全球范围内的非独占使用授权,但这项关键技术授权依然存在不确定性,集萃药康也对此进行了风险提示,并称其可能导致公司面临“费用支出增加、生产经营效率下降”等风险。

  除了集萃药康使用的CRISPR/Cas9技术授权存在不确定性风险,公司在自身小鼠的知识产权保护上也存在风险。这主要是由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动物品种并不属于我国专利法的保护范围。因此如果客户收到小鼠产品后,自行繁育并将其销售,可能会对公司业务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因此,在基础技术“受制于人”,商品小鼠又无法得到知识产权保护的情况下,集萃药康应该如何构建起有效的技术壁垒?《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就此问题向集萃药康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据IPO日报报道,在申报稿中,集萃药康将自己的主要业务定位为“实验动物小鼠模型销售”,主要从事实验动物小鼠模型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通俗点来说,公司是一家靠卖老鼠赚钱的公司。

  据悉,小鼠是继人类之后第二种完成全基因组测序的哺乳动物,其基因组与人类高度同源, 生理生化及生长发育的调控机理和人类基本一致,同时具有繁殖能力强、世代周期短、饲养成本低等特点,系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实验动物。

  对于这个问题,集萃药康给出的答案是,“主要基于实验动物创制策略与基因工程遗传修饰技术......满足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和生物医药开发过程中的小鼠模型相关业务需求,所处行业契合国家科技创新战略”。

  截至目前,集萃药康主要通过转基因、ES打靶、CRISPR/Cas9等基因编辑常用技术,开发出免疫缺陷小鼠模型、人源化小鼠模型、疾病小鼠模型等客户需求大、标准化程度高、实践使用多的小鼠品系,供客户选择采购。

  如此而言,公司卖的不是普通的老鼠,而是基于技术开发的、用于实验性质的特殊老鼠。

  除了销售商品化小鼠模型外,公司还开展了“斑点鼠计划”,逐步建立小鼠全部2万余个蛋白编码基因的敲除品系库,能够实现商品化销售。

  从实验小鼠产品及服务这一细分市场来看,根据Frost & Sullivan统计,Charles River在中国的子公司维通利华2019年的业务收入规模为2.2亿元,市场占比为7.7%,居于首位,业务类型主要为成品小鼠销售;同年,集萃药康的业务收入规模约1.9亿元,市场占比为 6.7%,居于第二。

  据和讯网,集萃药康与南京大学关系非常紧密,事实上,集萃药康几乎可以说是依靠南京大学转让的2612个小鼠品系及相关知识产权起家。不仅如此,集萃药康还事实上承接了生物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及客户资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高翔毕业于南京大学,2000年起担任南京大学教授,任职期间先后参与组建并运营南京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和生物研究院,并曾担任所长、院长职务。

  对此,集萃药康在招股书中表示,上述资产对公司初期快速发展起了重要促进作用,www.22217a.cc。公司与南京大学及所管理的相关单位在人员、业务等方面具有一定历史传承关系。

  根据相关规定,生物研究院于2018年底停止经营,集萃药康以1673.65万元的价格,从生物研究院受让取得2612个小鼠品系及相关知识产权,且实际承接了生物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及客户资源。2021年4月19日,高翔自愿提高收购价格,向生物研究院再支付5326.35万元,同日,高翔自愿捐赠3500万元给南京大学。

  2019年8月,集萃药康还与南京大学达成合作,共同承担小鼠资源库的资源保存、供应、开发等任务。

  此外,除高翔外,集萃药康多名高管与南京大学存在联系。总经理赵静毕业于南京大学,曾任南京大学讲师、副教授;董秘李钟玉毕业于南京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曾任生物研究院副院长;独立董事余波毕业于南京大学;独董肖斌卿毕业于南京大学,至今担任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教授。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大学在2019年度、2020年度均位列集萃药康前三大客户。2019年,南京大学为集萃药康第二大客户,销售额894.16万元,占比4.64%。2020年,南京大学为其第三大客户,销售额增长至1060.77万元,占比4.05%。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